InTheDream,WeHandInHandAgain …

AndIKnowYourSweetEventually …



也不知道怎麼的,最近總是想起你。

然後… 


就會一直想著你。




是不是痛苦,我也不知道。

可能,其實,我總是念著你,只是沒有承認過。


好久之前,在那件事情發生之後。
或許是不到一個月吧。
就把你的照片全數delete…

當然。

日記也是,燒了。


以為這樣做,會漸漸忘記你的模樣。
以為這樣做,會慢慢淡忘所有的事。


但,卻也如願的。


錯了。



一直在壓抑,直到前幾天。





IMetYourParents。







原來,他們剛好回來台灣幾天。
很巧,我們在喧鬧的街上寒喧。


然後他們告訴了我,屬於你的體貼…



一直以為的二十九號,其實是二十四號。
是聖誕夜那一天。





他交代我們不能說的…
他說,如果是二十四號,對你會太過殘忍。
他說,如果是二十九號,或許會釋懷一點。
聖誕夜的禮物沒有遲到,是自首了的時候。
但他不知道,這令人哀傷的禮物竟然附帶更悲慟的結果。
所以,我們只好瞞著你,直到今天。


這就是屬於你的體貼吧 : ]


別偷偷怪爸媽,他們是好意的,你知道。
然後,不會不能釋懷,都要七年了,我會很勇敢。
或許以後我也都會記得二十四號這個難以忘懷的日期。
但也會記得每一年的今日,你都會逗著我開心。

還有。

TheSweetBelongYou。






前幾天,說到了自己總是把真正的心事往裡頭藏。



不說是因為怕難過。
就好像,不說,水就不會碰到傷口,就不會刺痛。
那樣,好不容易結起的痂才不會有再次破裂的可能。


我是個被你寵壞的孩子,沒有你,我什麼也不想說、也不會說…

BecauseIDon'tKnowThatWhoCanAlwaysHoldMe,ExceptYou.






懷念小提琴的聲音。
懷念那一小節的那一個音。
懷念你雙手環著我彈琴。



夢裡,我重新牽起了那雙懷念的手。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