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y … 。
我決定重拾那鈍的已經不能再鈍的筆尖,寫我最喜歡的文字…。
這幾天。
不,或許該說這一陣子。

什麼也都不一樣了。



不只是我跟你的事情,也有其他人的。
有好的、有壞的。
我的心情、壓力,說真的。
不會比你好,不會比你小…


或許是強顏歡笑,或許是真的振作。
我看到你感覺比之前好了一些,也真的只是一些。
這是我希望看到的,也是我故意試了好多方法後…



這先不說,先說說一直以來我的感覺吧。




剛開始認識你,或許是因為你的年紀。
讓我覺得你是個成熟、歷練的人。
是的,你也是個能夠解決問題的人,比起很多人來說。



但越是認識你,越是覺得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遇到感情的你,總是變得脆弱。
當然,這是誰都會的,我想。

但你太脆弱了,就像玻璃一樣,必須捧在手心上。
否則,你知道的。
拿著玻璃杯的人,心裡總是害怕跌落地,但卻莫非定律作祟般。
一再的,跌落。


我看過你跌落太多次,或許也不是多次,但總覺得頻率很高。




亦婷。
其實那時候,我是很看不起你的。
這話或許是重了點,但。
我不知道怎麼說,是覺得你笨、你傻。


明明隔天自己的考試都還沒搞定,還想要幫對方。
真的,那時候我一想到她跟你,我就生氣。


她,說實在,不曾正面回應。
你,坦白講,明明應該知道。


但你笨的可以。笨到我覺得,都是你活該。



或許,是我一向放手的太快、調適的太好。
可能,是我有過比別人都還要痛苦的經驗。


我就是覺得,你總是不停的陷在同個泥淖裡。
很難掙脫。
有時候甚至是,自己選擇跌入。



於是,我慢慢的走開。
是想關心你沒錯,但總覺得已經不是我值得關心的模式。
總不能,當你提到這件事情就擺臭臉。
或是,假裝一副同情、可憐。
所以,我再也不過問你的想法。




就連Emma也是的。
你沒有正面說過,但我一直知道你的狀況。
不用詢問,看也知道。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是我一直以來對你的態度。
我關心你其他的事情,我可以幫你任何的事情。
就是拒絕關心你任何關乎於感情的。



是因為,育銓。
是因為,柏豪。
是因為,你太荒唐。
是因為,你似乎不曾重視過自己。



我的想法一直是,再怎麼不好過,再怎麼傷心,都得好好照顧自己。
而不該是像你一樣,隨時有機會毀滅自己的感覺。


是因為,看不下去了。



所以我選擇陪著你。
你知道的,我不會安慰人。
我只能替你轉移目標,讓你不再總是聚焦在傷心、在難過。
我只能在你不語、在你流淚的時候,默默的在旁邊。


我希望的一向是,身邊的人「真正」的笑。



我從來也不知道,事情會演變成這樣的。
別用說對不起。
因為就算你沒說出口,我想,總有一天我會知道的。
應該說,你還沒說出口前,也已經被我發現了。


就算你不說,我們的關係也不會好。
就像那次的禮拜五。




我不是要你在意我,也不用在乎我。
當然,不是說我不需要,而是你應該有你自己的樣子。
而不是因為在意、在乎,而變得不是你自己。



你說你一直以來說話的方式,做事的方式,都沒改變。
但我想是你自己改變了而毫不自知吧。
這也不是只有我這樣想的,你知道。


為什麼我總是會對你說的話存疑。
你說。
同樣的話,別人說,我是這樣。
同樣的話,換你說,我卻不同。


但不是只有我這樣想。
總覺得,你說的話就是帶點刺,就是有些其他意思。
不能很單純的去相信。


就像你現在雖然笑著,但我一樣覺得,都不是真的。



當然,不只是這個原因。
還有些,或許是語氣、場合問題吧。
你的玩笑,有時候,真的不好笑也不覺得應該是玩笑。
然後我,有時候生氣,有時候是不知道怎麼回應。
就會是你說的,愛理不理吧。





聖誕節,那真是一個天大的玩笑。
這玩笑,是你開的。

或許不能完全怪你。
但之前我試過同樣的情形,在我的生日。
感覺很差、很差。
就算說著不在意,但我打從心底覺得差勁。


知道你是好意,怕影響氣氛。
但你這樣反反覆覆。
磨掉的是別人對你的耐心。
只覺得,你是個不合群的人。


或許我是很自私的這樣覺得。
但沒辦法,這就是我的想法。



但必須澄清的是,我不討厭你。
討厭的是,你的表現模式。



你總是壓抑自己嗎?
是的,這是。
你總是溫和的不傷害人嗎?
不是,絕對不是。


因為你的壓抑,對我來說,就是一種傷害。
我希望的是「真正」的感受,而不是潤飾了一遍又一遍的謊。



你時常丟出來的Msn狀態,更是一種傷害。
就像我簡訊說的。
文字很具殺傷力,而你用它傷人,毫不自知。
有時候是一種指控,有時候是一種影射。
總之,都是傷人最深的。



讓我累的是,你總躲在自己的情緒你看所有事情。
你以為你已經跳脫了你情緒的框架,但事實你都是被侷限在裡頭。
然後。
評價任何你看到的事情。
評價我。


很不公平。


是啊,就像我說的。
別對誰太好,因為誰都看不到。記得的永遠都是不好的,都是一樣。

你也一樣。


我是自私,但你只記得最後。
如果真的夠自私,我何不在一開始就走開,就冷淡。
為什麼要顧慮你到現在?


為什麼承認?
因為我懶得去辯駁。
反正你總是躲在情緒裡看事情。


但那等於,你把我對你所有曾經有過的關心。
踐踏。


既然如此,我為什麼還要再付出?



心很痛,那又能怎樣。
早就沒資格也沒力氣去翻案。



為什麼選擇慢慢疏遠你?
我不信,當我總是對你付出關心,當我總是把你看的在乎。
你能跳脫這樣的感情,然後回到朋友的定位。
沒有可能,我確定。


你說你已經努力在回到朋友的定位。
但我想說的是,只有你「真正」回去,心中沒有疙瘩,才有可能回到朋友的關係,否則是一切免談。
這你應該要知道的。


就算難受,就算不願意。
但我也得這樣做,不是嗎。


只是在你眼裡,又只是一次的自私。




「隨便你」。
是啊,就像米粒說的。
這是一種心淡。
我也解釋過了。


「你高興就好」。
這可不是。
我只覺得這只是一種不屑。
是一種最具殺傷力的語句。


你以為我真的這樣做高興嗎?


你說你到後來說了幾次?
我告訴你,一次就已經夠多。
你又說了幾次?


可笑。這又是一種自私。
是誰的?
好,又算在我。
反正我說的比較多次,反正不差這一次自私。



打從我知道你有其他的朋友可以談心。
我就放心多了,也能夠慢慢的疏遠。
至少你不會把所有事情都悶在心底。
你還有很多人關心你,雖然你似乎總把那些關心當作無物。


詢問你。是因為擔心,但知道你的想法後。
放心了。自然也不會做什麼反應。
因為太過的關心,只是讓你走不開。
可惜。
這又是一次你眼裡的自私。





是還想好好的關心你。
但怎樣都會激起你的情緒。
怎樣都會讓你好不容易稍微調適好的心情變差。
我又該怎麼做?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