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坐角落嗎?』



「你知道的,自從他走了,我就坐回角落了…」


『你跟香吉士真的很合適。還記得你們坐在吧台的前面,足以讓我這家Azure擠滿女人。』羅賓想著自己是用什麼表情說這句話的呢… 畢竟索隆跟香吉士是如此的互相吸引。


「是啊… 不過你什麼時候叫他香吉士了?不是都叫他Mr.王子嗎?」索隆只是淡淡的問出這樣反射性的問題。


『自從你跟他在一起吧。跟你比起來,他倒像是被呵護的公主。』羅賓說的是事實,除了對香吉士,索隆似乎不懂得什麼叫溫柔…


「你也沒叫過我Mr.武士道了…」


『剛開始你可是全身都散發殺氣,誰跟你搭訕都被狠狠的瞪回去。』

『你知道的,要當Bartender就得有跟任何客人聊天的本領,找個名字來稱呼你才方便呀。』




羅賓似乎是勉強的扯出點笑,讓嘴角有些弧度。以前發生過太多的事情,任誰都不能想像結局竟然是如此的不被所有人接受…



「現在又坐回角落的我,大概又符合了吧…?」




索隆的臉上只是抹上了淡淡的憂傷… 羅賓卻看的出來,這個男人的心死了…死的徹底… 就算臉上只是有些淡的不能再淡的哀傷。




『索隆…今天喝什麼?』或許這是唯一能詢問的問題…


「Vodka吧。」又是一樣的酒,一樣毫不考慮…



羅賓用一樣的俐落,馬上將Vodka遞到索隆面前。這是羅賓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別喝太多。早點回去休息吧!我先去忙了。』



就算知道今天過後,可能再也見不到眼前這個男人,她也只能無奈的走開。


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她也不知道。或許是女人的直覺。



「嗯…」



索隆看著過去還有自己跟香吉士的座位,嘆了口氣,把手中那杯Vodka啜飲而盡。



「羅賓,我先走了。」給了個簡單的道別,他離開了。




踏出Azure的索隆拖著微醺的腳步,緩緩走到附近的沙灘,坐下。

望著缺了一大角的月以及那在晚上顯得詭異的海。



「香吉士,你看的月應該跟我不一樣吧…你這麼靠近月…」


「喬巴也是吧?跟媽媽一定過的很好吧。」


「媽媽這麼會煮飯,又會在喬巴睡覺前彈鋼琴給你聽,喬巴好幸福…」


「今天的月弧度很美… 香吉士,讓我再好好想你一遍…」









我這顆破碎的心,還能夠有重新拼湊過,再度活躍的一天嗎?

不能…所以…

就讓回憶永遠停在那裡…
創作者介紹

ゞRealist.com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