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武士道,今天想喝什麼?』羅賓對這個每天固定坐在角落的客人都是這樣的稱呼著。因為他始終不主動談話,羅賓只能用最基本的印象來描述這個男人。




「一樣吧!Vodka。」又是一樣的眼神,沒有敵意卻也沒有善意。




「羅賓大姊~幫人家跟他要電話啦~」


『誰呀?怎麼不自己去。』


「角落的那位帥哥呀!我每次去他都不理人。羅賓姊姊行行好!幫幫我吧!」


『他呀…幫你可以,不過百分之九十不會成功。』


「好嘛~幫幫人家~」





這似乎是酒吧裡天天上演的戲碼。女人們渴望認識那個坐在角落,除了點酒以外似乎沒有任何話語的綠髮男人。女人一次一次的嘗試卻一次一次的被那樣的暗紅色眼睛阻止,只因為那雙眼睛好像說著:給我滾。於是女人們只能央求唯一有機會接觸他的調酒師。



『好了。Mr.武士道的Vodka。』


「今天有點慢。」不是抱怨,而是敏銳的嗅到一絲不對勁。


『是啊。看到那邊在吧台的女孩沒?他想認識你。』羅賓露出一種邪邪的微笑。


「沒興趣。」

「Bartender也需要做這種交際嗎?」


『不是必要。不過想換個條件。』


「什麼條件?」男子露出了疑惑。


『你的名字換一杯酒。』羅賓依然保持著神秘的微笑。這是她自己想知道的,並非幫著那女孩。


「索隆,再一杯Vodka。」男子毫不猶豫的答出。


『Thank you!酒真好用。』羅賓留下的又是一絲神秘。






『我放棄了。』羅賓似乎不打算告訴對方,自己已經知道男子的名字。

「嗚…羅賓姊姊也不行嗎?」

『是啊。完全不行。』卻擺出一臉無奈的樣子。










『Bartender,一杯雪莉酒。』一個修長的金髮男子坐在吧台最顯眼的位置。

「你第一次來的吧?」羅賓打量著眼前第一次見到的男子。

「喏。你點的酒似乎是公主喝的。」

『是嗎?淡淡的雪莉比較適合我。還有,別用打量的眼光看我,我叫香吉士。』金髮男子緩緩的說著,把酒杯湊上了唇。

「哦?怎麼想來Azure,心情不好?」羅賓認為這個男人又是另一種的與眾不同。

『不。純粹是對名字有興趣。』

「謝了。我想我的店名是取對了。」

「啊,還有,後面那群女士似乎對你這位王子有很濃的興趣喔!」羅賓又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是嗎?』香吉士轉過身,看著那些偷偷瞄著自己的女士,卻意外的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女士們,讓我請你們喝杯酒吧!』





轉眼,店裡的女人似乎都聚到了吧台。圍著香吉士,一切看在索隆的眼裡。






在他的觀念,香吉士這樣的舉動叫虛偽。他看的出來,香吉士對那群女人一點興趣也談不上,卻裝出這樣玩世不恭。不敢茍同,也不評語,每個人的做法不一樣。



他一向討厭這種人,香吉士卻例外…他倒覺得香吉士像某種東西。是什麼呢?說不上來。




『他真受歡迎,不是嗎?』羅賓看著嫌擠的吧台一角,微笑著。

『像個王子一般。』

「是啊。假惺惺的王子。」索隆這句話不帶任何表情。

「走了,你的酒謝了。」

『Bye。』





『假惺惺的王子啊…說話果然很不客氣。或許沒有愛的王子應該比較合適。』神秘的微笑又淺淺的掛在羅賓臉上。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