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受歡迎,連我這個Bartender都要沒位置站了。』

『為了Azure的收益著想,的確有必要考慮請他天天來呢。』




羅賓總是有意無意的與索隆談及有關香吉士的話題。反常的是,平常只是喝酒而拒絕任何多餘談話的索隆竟然對這些提及香吉士的對話照單全收。就算只是給一個簡短再簡短的回答,順便一個不關事的表情。



「這樣我也落得輕鬆,煩人的全黏上他了。」


『你就對Azure的女人這麼冷感呀?』



羅賓在酒吧看過各式各樣的男人,也摸透他們的心態。但索隆例外,這個男人似乎對所有的女人免疫。當那群女人用盡魅力挑逗他時,他只會附上一個請滾的表情。


這麼說來,某個人也很像。只不過相反的,他選擇張開雙臂歡迎那群女人。



「一點興趣也沒。」

『哦?那Azure的店長兼Bartender呢?』

索隆的眼神頓時填滿殺氣「少開我玩笑。」



又是一樣的眼神,只是多了一句不客氣的回答。索隆不懂那群女人為什麼用盡方法,就是要找他的麻煩。現在竟然連眼前的女人也這樣開他的玩笑。



『我認輸了。』羅賓把兩手抬起,一副投降的樣子。

「你倒是說的輕鬆,那種看穿人的微笑,真令人難以捉摸。」索隆搖了搖只剩四分之一冰塊的酒杯。

『Secrets make women woman.』羅賓的臉上似乎又掛上了神秘的微笑。

「你的確比那些膚淺的女人好多了。」



這絕對不是恭維,索隆也不懂得什麼叫恭維。他一向是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羅賓在索隆的眼中是一個神秘的女人,完全不同於那些想盡辦法為的只是貼在自己身上的女人。



『得到你的讚美很不容易呢。』

『再請你喝杯Vodka吧。』一個女人要給這男人稱讚實在很不容易。羅賓選擇給了個滿懷的微笑。






突然另一端的吧台起了騷動,別於剛剛的吵雜。吸引住羅賓和索隆的目光。




「多留一會嘛~王子~」

「對呀~別走嘛~」一群圍在香吉士身邊的女人嗲聲嗲氣的要求著。

『不了。還有事,改天見吧!女士們。』香吉士給了個紳士的微笑。





這是香吉士一貫的做法。謝絕那些對自己來說沒有意義的女人。他認為這樣的女人只是玩樂,不值得留戀。





『看來Azure的王子要走了呢。』羅賓向另一端看了一眼。

「嗯。你可以忙著收拾了。那群女人也要走了吧。」

「是啊。喏、Vodka。」




索隆習慣性的將酒杯左右搖晃。杯內的冰塊撞著杯壁,聲響清脆。

這彷彿成為自己的習慣很久了。什麼時候呢?大概是第一次喝Vodka吧。


從來只喝純Vodka而拒絕任何調味。太過複雜的調味只會掩蓋酒精本身的香醇。


或許這樣的烈酒正符合著自己的個性,不喜歡虛偽。至少這點讓自己跟老是裝紳士的香吉士截然不同。



慣於偽飾造做是卑微靈魂的象徵。藉此來掩蓋一個缺陷的人幾乎總是難免會暴露出另一個缺陷。而香吉士用這群女人掩飾自己的空虛,卻只是看起來更寂寞,更需要愛。


創作者介紹

ゞRealist.com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