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Azure的索隆似乎注意到了什麼。



>金色的頭髮?


而沿著路走了過去,是一片沙灘,一個修長的身影。







「不是有事先走?怎麼一個人在這發呆。」索隆說著,自顧自的在一旁坐下。

『你是?』香吉士不認為在自己的印象中有眼前的這個男人。

「Azure、我都坐在角落,比你早到比你晚走。」


索隆用最簡短的方式介紹自己。他只是要讓香吉士知道自己為什麼認識他,因此不添加任何自我資料,甚至名字。


『綠色頭髮、雅痞的三個耳飾,你是那些女士口中的Mr.武士道吧?』


香吉士記起那群女人所說的。他從來只是把那些話當耳邊風,毫無營養。但當女人提及現在眼前的男人時,表情總是五味雜陳,這讓他有了比較深刻的印象,也似乎有些好奇這個男人的一切。


「一群多嘴的女人。」索隆咒罵著。

『對女士紳士一點,不是比較好?』就算自己對那群女人毫無興趣。卻也認為男人需要有能接受的風度,不認同卻也該懂得陪笑。

「今晚的月亮很像你。」直接扯開麻煩的話題。索隆望著月亮,說出。

『啊?』香吉士不懂身旁的男人說的…相像。

「跟它一樣,你的笑,弧度跟它一樣,不完美。」手在空中比了比,劃了個圓弧。

『…是嗎?』



香吉士不否認,他清楚自己從來沒有付出過真心。就算是一個最簡單的微笑,也是照著鏡子模擬好幾次,扯出一個最合比例的笑,經過雕琢卻沒有感情。



「很抱歉,不過我跟那群女人不一樣。」



索隆知道香吉士猶疑的是什麼。他的笑的確完美,但那是就表面而言。至於內心大概連笑都扯不出吧,更遑論弧度。這樣表面的笑只能騙到那群膚淺的女人。



『是啊…很不一樣…』

「別再做假惺惺的王子,你的靈魂並不快樂。」

『…』這個人完全命中自己的空虛。假惺惺的王子…是多麼諷刺,卻真切符實。

「Amontillado Sherry,很適合你。」


說完這句話的索隆,不等待任何回應便轉身離去,留下的是表情迷惘的香吉士。


『不完美…是啊…』香吉士喃喃著。



海邊、熟悉的味道,想起了小時候的願望。


望著拿來比擬自己的月。只是惆悵,一直以來都是如此。不一樣的只是被人看穿,不會訝異而想遮掩,或許香吉士老早就期待著有人了解自己。



『算了…回家吧。』



街燈下的身影,拉的好長好長。已經多少日子,微笑、走路、做個紳士。這是你要的嗎?這是真實的我嗎?


不想再穿上人們喜歡的外衣,我已經厭倦這樣的自己…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