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不下去了…』



因為自己的臉皮,似乎招惹了許多麻煩。一個假惺惺的王子… 他是這麼說的吧?女人不斷的找上門,也是困擾。


那些女人總是不斷的主動,絲毫沒有羞恥。香吉士曾經選擇不掃興,答應和女人做愛。但他明白,根本沒有愛。女人想在他的身上尋求愛情,是徒勞無功的。就算發生關係,那也只能稱做性交或上床。他並不認為那些女人真的能在這種行為中得到什麼,頂多是快感。


『又得找房子了…』香吉士望著廣告欄上一張一張的租屋資訊…

『限不聒噪的男人… 或啞女人?』這倒挺有意思的,反正自己也不想打太多的交道。



依照廣告的地址,香吉士找到了一棟別緻的屋子。


『是這吧?』


再次確認地址後,按了門鈴。過了一會,絲毫沒有開門的跡象。
考慮了一會,香吉士播了廣告上留的號碼。


『喂?羅羅亞先生嗎?』香吉士照著廣告單上的姓氏問候著。

「嗯。你是?」

『我看到您的租屋廣告。』

「啊…可是我還要一陣子才回去。留你的資料給我,我再跟你約。」

『香吉士…』正要繼續留下電話的香吉士卻被電話的那端打斷。

「呿!現在去Azure等我。」

『啊?是…知道了。』怪了,難不成他認識我?Azure…的客人嗎?唉,該不會又招來麻煩吧…?還是試一試好了…





香吉士決定走去那家自己偶爾也會光顧的酒吧。

推開了Azure的門。下午似乎沒有什麼客人。

特別是現在害自己沒地方住的女人。



「Mr.王子?今天真早。」羅賓清了清平時香吉士坐的位置。

『嗯。別人約的。』

「哦?誰這麼厲害能讓Azure的王子甘願等他。」羅賓十分好奇這樣的男人會有什麼樣的朋友。

『羅羅亞… 對了,羅賓認識他嗎?好像是Azure的客人。』香吉士想既然是Azure的客人,羅賓應該會認識吧。

「不,完全沒聽過。他會坐你旁邊吧?」羅賓又清了清旁邊的座位。

「雪莉嗎?」

『嗯… 給我Amontillado Sherry吧。』這是那個男人給自己的建議。香吉士認為只是一試也無妨。

「哦?不喝Manzanilla?」


羅賓訝異著。據他的觀察,當一個人連續點了幾次一樣的酒,便會習慣它的口味。這不是定律卻是不容易改的慣性,特別香吉士點的雪莉向來是不具任何甜味,今天卻點了Amontillado。


『是啊… 一個似乎很了解我的人說的。』


又是個不完美的弧度掛在香吉士的臉上。他只知道對方了解自己。卻不清楚對方的一切,包括名字…這倒是有點諷刺。






Azure的門再次被推開,一個男子走到香吉士旁邊的位置坐下。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