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隆?連你也那麼早。」



羅賓實在不敢相信一向在晚間出沒的武士竟然跟王子一樣在不尋常的時間出現。這兩個人在短短的幾分鐘內打破了羅賓認為的定律—酒和時間。


「我的天呀!你帶三把刀該不會是要砸店吧?哪個女人惹了你嗎?」羅賓開玩笑似的說著。一方面是好奇著索隆的三把刀,當然還有稍嫌凌亂的襯衫。另一方面只是想知道索隆到底為了什麼事情而來。


「呿!我只是剛從道場回來。」索隆認為這女人分明是拿自己尋開心。


「算了,你大概是最常來Azure卻最讓我摸不透的。改天再跟你好好聊聊。還有,今天怎麼不坐角落?」放棄了暗示性的問題,羅賓早該知道這男人不會主動的替自己解惑。


「我找香吉士。」毫無遮掩,索隆把目的說出。這倒是讓羅賓剛剛的暗示性問題顯得多此一舉。


『啊?你就是羅羅亞?』香吉士驚訝的喊了出來。這個了解自己的綠髮男人就是租屋廣告上的羅羅亞…索隆。


「別當聒噪的男人了。否則房子可能不出租了。」知道是香吉士,索隆決定省去所有交涉,把屋子出租。


「哦?看來Azure的兩位大帥哥要住在一起了呢。」終於清楚這兩個男人反常的理由,羅賓又掛起了一絲神秘。


「別八卦了,羅賓。」索隆的眼似乎又填上些許殺氣。雖然這並不是什麼秘密,但總認為這個女人的笑不是這樣的簡單。


「okok!你們慢慢聊,Vodka嗎?」羅賓一副認輸的樣子。停止任何猜測,決定只靜靜地看他們的發展。


「嗯。」


『那個…』呆了一陣子的香吉士開了口。


「你知道是我出租的。還租嗎?」習慣性的晃了晃杯子。


『不… 我很慶幸是你。』香吉士語重心長的說著。或許吧…這真的是自己所期待。期待這個男人了解自己的一切,期待這個男人給自己些什麼。


「哦?你改喝Amontillado?」


『啊?你怎麼知道?』香吉士不敢置信的看著索隆。畢竟Amontillado跟Manzanilla在外觀上是一模一樣的。難道索隆有超能力?香吉士這樣認為。


「看表情。」




香吉士是第一次喝Amontillado。大概是第一次接觸到這樣略帶甜味的酒,表情的確有著細微的改變。但這也只有索隆看的出來吧。沒有特別的觀察,索隆只是很容易將自己的目光聚焦在香吉士身上。




『你… 真的很了解我。』


「我說了,我跟那群女人不同。」




第二次說出這句話,索隆厭惡這些只迷戀香吉士不完美弧度的女人。可笑的是,她們完全沒有察覺香吉士對他們不具任何的興趣。






Azure的門又開了。而這次進來的正是索隆口中的那群…女人。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