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此起彼落的尖叫聲突然響起。

「我沒看錯吧?Mr.王子就算了,連Mr.武士道也坐在一起!」似乎所有女人瞬間眼睛都為之一亮。甚至有的女人誇張的幾乎都能看到四周充滿著心型圖樣。



她們實在不能相信眼前的這一幕。一向沉默在角落的男人如今坐在顯眼的位置。這很不尋常,但不尋常的太勾人,像是已經牢牢的勾住這群女人的眼光,甚至是她們的魂。




「媽呀…」索隆見到這般情景,不禁想摀著頭喊痛。那些女人已經夠令自己反胃了,還發出這種比指甲刮黑板更夠格的傷耳。


選擇快速的將手中的Vodka啜盡。索隆一刻也待不得。除非他想讓自己立刻變聾。


「羅賓,帳欠著。」


向羅賓說完後,抓起香吉士的手,快速離開那些發出讓自己頭痛欲裂聲音的女人。


「羅賓姊姊~這到底怎麼回事呀~」

「對啊~告訴我們嘛~」


就在索隆抓著香吉士踏出Azure後,她們轉而向羅賓要解答。



『我什麼也不知道。別問我。』羅賓擺出一臉無辜。既然她選擇靜靜看戲,那麼絕對不允許有人干擾。



『等著看吧。Azure的兩位王子。』


淺淺的說出,當然那群吵雜不休的女人一個字也沒聽見,更沒看見羅賓神秘的微笑。










『要…要去哪?』香吉士一路被索隆拉著。


他不懂為什麼原本好好的談話會搞到像現在一樣。這個男人拉著自己活像競走,一刻也不得緩。更何況要去哪還是個未知數。


而這時索隆才放慢腳步。雖然這對香吉士來說還是嫌快了點。


「回家。」手卻依然沒有放開香吉士的跡象。


『啊…?先停停…』回家?什麼啊…不是還沒決定房租什麼的嗎?香吉士完全不能理解這男人的行動。


「怎麼?」索隆回頭看著被自己拉著的男人,似乎有些緊張和…氣喘吁吁。走的太快了嗎?雖然對他來說只像稍快的散步。


『那個… 我有傢俱… 還有…』


「先回家再說。」再次拉著香吉士,不過腳步倒放慢很多。似乎是體恤著身後的人。


『噢…』搞不太清楚怎麼回事,不過他信任著現在牽著他的人。至少索隆不再折磨他的腳。






這段路,不長,卻也不短。彼此一句話也沒說。

而白天那棟精緻的屋子,又再次映在香吉士的眼前。

索隆似乎發覺到了什麼,才趕緊將香吉士的手放開…拿了鑰匙開門。




屋子裡頭很空,沒有任何多餘的擺設。卻能立刻發覺,屋子的主人似乎鍾愛著綠色系。



「你可以先到處看看。有什麼需要或什麼的。」逕自的往沙發坐下,將三把刀放在桌上。


『哦…』香吉士在這綠意盎然的屋子逛著。約莫十分鐘,他大致了解了這屋子。




『羅羅亞先生…』似乎是考慮了很久才開口。


「叫我索隆就好,香吉士。」示意要他坐下。索隆並不認為稱呼他羅羅亞先生是一種禮貌,而是讓他渾身不對勁的叫法。


「我這有一間房給你,你說你有什麼傢俱?」


『嗯… 只有一架鋼琴,放在之前租的屋子。』


「這樣呀…」索隆打量了房子一圈。


「明天是假日,不用工作吧?」


『咦…? 不用…』


「今晚有地方睡嗎?」


『沒有…』其實香吉士還能回還租著的屋子。但他對現在隨時可能找上門的女人反感。如果想好好清個靜,那麼打死也不該選擇回去。



「去我房間睡吧。」
創作者介紹

ゞRealist.com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