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隆認為香吉士大概是那種有點潔癖的男人。一個大男人身上除了淡淡的菸草味,還有一種淡香。索隆絕對不要睡沙發,要客人睡沙發好像也不是太好。尤其是香吉士這種並不適合落魄的人,或許這是唯一的辦法。




『…』似乎呆住了,香吉士一句話也說不出。


「因為沒有多餘的傢俱,沙發並不好睡。將就一下吧。」


『啊… 不… 我是想說… 謝謝。』


「浴室在那,衣服先穿我的,去洗個澡再睡吧。」索隆比了比浴室的位置。他並不希望有人帶著剛剛那群令人發毛的女人身上的香水味躺他的床。


『謝謝…』這樣也好。至少自己今天有地方落腳。




索隆隨意挑了件T-shirt跟短褲給香吉士後,回到沙發坐著。
想著明天的行程。



『…索隆』洗好澡的香吉士走到沙發旁。就算這個男人很了解自己,但是他們並不熟。讓香吉士叫他叫的有些彆扭。


「哦?滿合身的嘛。」索隆打量著。


『那個… 我想跟你聊聊。』


「哦?」索隆看著香吉士,髮稍似乎還沾了些水。


「拿去擦乾頭髮。」丟了件浴巾給香吉士。


「說吧。」


『那個… 因為之前的傢俱都是屋主附的,所以沒有床那些。鋼琴跟衣服也都還放在那。還有… 我是廚師,在一家小餐廳工作。』



香吉士簡單的介紹著自己。他不認為完全不清楚對方的一切,也能安穩的住在一起。就算索隆討厭聒噪的男人,他也要說。



「嗯。傢俱可以不用擔心,我說明天要忙的就是這個,我會買給你。基本上,你可以不用付我房租,我廣告登好玩的。我一個人住,有一間道場教學生劍術。養父留了一大筆遺產,所以別操心錢。你可以用廚房,及屋裡的一切。」索隆也搞不清楚自己幹麻把自己的背景全抖給這個男人知道。


『…登好玩的?』香吉士不明白有什麼好玩的。不聒噪的男人跟啞女人比較有趣?


「嗯。只是想看誰有膽量來租。」


『噗。』聽見如此奇怪的理由,香吉士不禁笑了出來。


『如果不嫌棄,那… 早餐跟晚餐還有宵夜可以交給我。』



不用交房租實在讓香吉士很驚訝。畢竟這不是一間破屋,而是十分高級的住宅。或許用自己的專長餵飽這個男人,也能當些回報吧。


「你高興就好。要睡先去,我去洗澡。」索隆把剛剛丟給香吉士的浴巾拿去,往浴室去了。而他絕對想不到,要是今天回絕這番好意,以後吃的虧會有多大。





環顧了一圈,香吉士決定先睡。進了索隆的房間,跟客廳一樣,幾乎都以綠色系為主。坐在床邊,想著自己在索隆面前的模樣。



>為什麼會緊張… 每次跟他說話,心似乎有人揪著。因為他是唯一了解自己的人?是啊… 沒有能真正懂我,他卻例外。的確很不一樣,不一樣太多了。



『睡吧… 順其自然吧…』不願多想,香吉士躺在雙人床的一側,沉沉的睡著。





>睡了嗎?應該是的。



索隆進了房,看見他熟睡的臉。




>其實,你大概不是假惺惺的王子,而是沒有愛的公主。金色的髮絲,細而勾圈的眉,湛藍的眼,修長的身體,卻有著不完美弧度的微笑… 為什麼自己能特別懂你?不知道… 沒人知道… 那樣佔有的心情。


「睡吧… 順其自然吧…」索隆躺在雙人床的另一側,沉沉的睡著。

創作者介紹

ゞRealist.com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