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y … 。
我決定重拾那鈍的已經不能再鈍的筆尖,寫我最喜歡的文字…。
「喂。你的腳真的好了嗎?」索隆實在難以相信這個人前天還因為扭傷而跌在伸展台上。現在的香吉士可是蹦蹦跳跳的上遊覽車。


「當然啊。」香吉士回頭看了眼索隆,給了個燦爛的微笑,繼續用輕快的步伐走到後排靠窗的位置。



今天是公司的旅遊活動,原因是要慶祝Azure的走秀十分成功。



索隆不太想來,他一向不參加公司任何活動。對他來說,公司就是跟工作扯上關係,再說,他對那些外國佬一點興趣也沒。如果要假惺惺的表現出友善,那不如往他頭上揍個幾拳,他還高興些。



只是有人對旅遊十分感興趣。沒錯,就是連上車都蹦蹦跳跳的香吉士,也是他拉著索隆來的。雖然國內也有雪,但是對他來說北緯66.5°是個很不同的地方。這裡的雪似乎來的更白更軟。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把這次旅遊當成了他和索隆的第一次約會。



「各位,我們用抽籤來決定木屋吧。」一個外國佬搖了搖籤筒,示意要大家抽籤。


「我們讓特別表演的大功臣先抽吧。」不知道是哪冒出了這一句刺耳的話,其他人更似乎串通好的齊聲附和。



索隆打算劈了那個籤筒,挪了挪身就要起立。卻被香吉士檔下。「你答應我不亂來的。」香吉士的眼神很堅定,索隆只能抓了抓頭,無奈的坐下。



「我來抽吧。」香吉士從籤筒挑了隻籤,瞬間全部的人臉上都露出不大對勁的笑容,這是劍士的直覺,沒有根據,卻往往成讖。可是這又有什麼用,香吉士以為自己抽出了隻好籤,正用燦爛的笑容向索隆走來。





那是一間在山頂的木屋,必須坐上纜車才能到達。最詭異的是,其他人的木屋都在山腳,這點讓索隆難以接受。





「換房間,我們換房間。」索隆抓起行李,就要拉著香吉士下山。


「喂。你不是也很討厭那些人嗎?住在這裡反而不用看到他們不是很好?」香吉士掙開索隆的手,搶下行李。「看你是要自己下山,還是留下來陪我。」



索隆真的很想要狠狠給香吉士一拳,甚至開始懷疑這小子是不是腳扭傷的時候順便撞了頭,個性實在跟女人一樣任性…就算在自己眼裡是個秀氣的公主。不過他的確也不能拿香吉士怎樣,要是自己下山,那這次的旅行就沒有意義了。把香吉士手上的行李搶回來,索隆只希望這小子放精明點,別又被欺負了。









山腳下除了幾棟木屋,剩下的就是些許楓樹和整片白皚的雪地。雪地上偶爾夾帶幾片落楓…一種整齊不亂的完美。




很難想像一群模特兒一同滑雪的情形,就像是在雪地走秀一樣,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吧…包括所有鎂光燈。






活動結束,每個人回到自己的木屋去。索隆和香吉士也撘了纜車回到山頂。而這時候已經是接近午夜。




「搞什麼,暖氣根本不能開啊。」剛從雪地回來的索隆對於暖氣壞掉的事實難以接受。這裡是山頂,除去不停紛飛的雪花,溫度已經夠令人發寒。踹了幾下暖氣機發洩,索隆也只得無奈的坐在床上。


「我看我們換房間好了…」香吉士對於低溫毫無招架,就算討厭那些外國佬,他也不認為拿自己生命開玩笑比較正確。


「算了吧。纜車十二點就關了,控制開關不在山頂,在山腳,那些外國佬的地盤上。睡覺吧。」指了指木屋裡唯一一張的雙人床,索隆側過身就想躺下休息。



香吉士也躺上了床,背對著索隆面向窗外。看著不斷降下的雪,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就算穿的再暖,蓋上一大件厚重的被子,似乎也敵不過如此冰冷的空氣。不過,他能感覺到,在他背後有一股以緩慢頻率向自己頸子不斷吹來的熱氣…那是索隆規律而沉穩的呼吸。



他挪了挪身,想偷些不屬於自己的體溫。然而這樣的舉動卻讓索隆醒來。



「你很冷?」後頭不到三公分的人開口說了話,夾雜些吐出的熱氣。


「嗯。」這種舉動被發現實在有點難為情,一個大男人想偷另一個男人的體溫… 香吉士慶幸自己現在不是面對著索隆。


「衣服脫掉吧。這樣應該暖和些。」索隆坐起身,稍微拉開了被子,把自己的上衣褪去。這不是玩笑話,體溫的確能讓彼此溫暖。


「開什麼…」這太丟臉了。就算自己答應和他交往,那也是以一個男人的身分。實在沒道理因為自己怕冷一些就搞的像女人吧…香吉士想著。但看到索隆一副『要冷死隨你便』的模樣,香吉士也只好脫去上衣,拉緊被子躺下。


「你沒看過電影啊?」索隆講完便把香吉士埋入自己懷中。



雖然這樣讓香吉士十分不滿,不過他的確透過這樣的擁抱獲得暖意。只是,光有上半身的溫暖似乎不夠,香吉士依然無法好好入睡。他嘗試讓自己的腳也靠在索隆的腳上,有股溫熱,卻沒辦法真正得到暖和。



「我真搞不懂,既然那麼怕冷,幹麻還拖我來。褲子也脫掉啦。」索隆察覺到在自己懷裡的人,觸到自己的腳似乎很冰冷,卻又不肯開口。只敢偷偷摸摸的觸碰自己,這讓他無法理解香吉士在想些什麼,一個男人也可以這樣彆扭。


「別太過分了。」這次香吉士可不打算退縮。如果光著上半身相擁已經很丟臉,那全裸就是丟臉到家。


「你放心吧。我不會對你亂來。天氣這麼冷,就算我想,它也沒有辦法對你亂來好嗎。」索隆意有所指。雖然是句玩笑話,但的確讓香吉士不拿自己有可能冷死的小命開玩笑。






>如果這裡是北緯66.5°的高山山頂;那他們的溫暖足以讓這裡開滿一朵朵艷黃色的大波斯菊。






他們的呼吸頻率相似、體溫相同,就連睡著時在夢裡微笑的弧度也那麼相仿…





















「喂,行李收好了嗎?」索隆坐在床邊,看著正在到處檢查是否有遺漏的香吉士。


「差不多可以下山了。」


「嗯。等等別阻止我。」拿起行李就往門口走去。


「阻止什麼?」香吉士追了上去,把門關上。


「教訓那些害我們差點感冒的外國佬啊。」













>就算他們意外地讓我們更溫暖。
創作者介紹

ゞRealist.com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花小漪。
  • 『 寧欣大評語 』<br />
    引文:如果這裡是北緯66.5°的高山山頂;那他們的溫暖足以讓這<br />
    裡開滿一朵朵艷黃色的大波斯菊。 <br />
    <br />
    很喜歡這句話呢,尤其是大波斯菊,就好像雪山上開了一整屋的向<br />
    日葵一樣:D(波斯菊跟那個不同...) <br />
    <br />
    再引:「你沒看過電影啊?」索隆講完便把香吉士埋入自己懷<br />
    中。 <br />
    <br />
    索隆君哪...私心大發也不是這樣發的吧,意圖明顯得很呢(燦笑) <br />
    漪的文真的很直得看呢,如果結局之後,真不知該給你什麼樣的等<br />
    級:D||| 給太低就是愧對了~_~|| <br />
    <br />
    下一篇呢?除了內容,也很期待標題哪 像是這個北緯66.5 我就真<br />
    的很喜歡了 (因為切合生活?) <br />
    <br />
    總而言之,還是期待囉: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