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y … 。
我決定重拾那鈍的已經不能再鈍的筆尖,寫我最喜歡的文字…。
耶誕節的早晨,暖陽悄悄的升起,透過一片片窗,灑進每戶人家。冬天的太陽在這個北緯66.5°的國家十分罕見而讓人驚喜。昨夜堆積的銀白色雪地也悄悄溶化。


生活在北緯66.5°的人們對於滿地白皚的雪或是漫天飛舞的寒風視為自然而成習慣,但對於香吉士和索隆,溫度是他們除了彼此以外最珍視而貪戀的。


尤其是索隆,香吉士一向認為這種天氣綠色植物總該出門透氣,行光合作用才對。


「呐,我們出門散步好不好?」香吉士剛睜眼就被陽光的閃耀給吸引。他側身看著索隆還在睡,拉拉被子要索隆醒來。

「嗯?」索隆沒張眼,昨天的激情讓他睡的很沉,只是應了一聲。然後張手將香吉士埋入自己的懷裡。

「散步啦~散步。」香吉士挪了挪身子,讓自己的臉能對上索隆的臉,再說一次剛說的話。


索隆緩緩的張了眼,一樣被窗外灑進的光所吸引。或許這種難得的天氣是應該出門透透氣。「先吃早餐。」他將香吉士摟的更緊,讓唇貼在香吉士左眼前的髮上。


「我去準備。你先去刷牙洗臉。」香吉士將頭稍稍仰起,在索隆的額頭落了個輕輕的吻,然後起身,套上T-shirt。出房門前,回頭望了下床,看見那頭綠髮依然枕在床上。他又轉身往床的方向走去,給了索隆一腳。「起床啦!」賴不過香吉士,索隆抓了抓頭,坐起身。香吉士這才放心的去準備早餐。






「早餐呢?」梳洗完的索隆走去餐桌,沒看見任何食物,只見到香吉士倚著桌子等他。索隆走近香吉士,反手從背後摟住他,湊近耳邊低聲耳語。「昨天晚上不夠,早上還要給我吃呀?」


「神經。」推開索隆,香吉士從椅子上拿出了個盒子。「在這啦。我們去公園吃。」然後拉著還一臉茫然的索隆出門。






他們在公園裡找了張椅子,香吉士把盒子打開—裡頭是幾片簡單的三明治,卻能由切口看出刀法的俐落。烹飪似乎是香吉士除了模特兒外的第二職業。



香吉士咬了幾口之後就不再吃—這是身為模特兒的習慣。他抬起頭,望著幾乎遮去整片天空的楓林。


「你聽。」香吉士忽然想到什麼,站起身往前走了幾步。地上的落楓也跟著發出細碎的聲響。

「聽說,這種楓葉細碎的聲音是情人間的悄悄話呢。」香吉士轉身看著索隆,帶著滿臉笑意。這很浪漫,香吉士期待著索隆回答他什麼。

「哦?」索隆應了一聲,嘴上還咬著三明治。站起身,慢慢踏著細碎的聲響往香吉士的方向走去。「聽到我剛剛說了什麼嗎?」

「啊?」香吉士並不認為索隆在走向自己的時候開口說話過。

「悄悄話啊。」索隆指了指地上的楓葉,又踏了兩下。

「說了什麼?」香吉士知道索隆所說的意思後,給了一個微笑。


緩緩的走到香吉士的身後,雙手摟住他的腰,頭枕在他的肩,索隆輕輕的在他耳邊吐出話。


「聽清楚囉…」












「我們結婚吧。」









>落楓下的兩人相擁,貪戀著北緯66.5°的冬陽,貪戀著彼此的溫度。
創作者介紹

ゞRealist.com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lifeforever
  • 酷喔寶貝~<br />
    <br />
    看的我心裡有感觸...那麼甜<br />
    <br />
    難怪我剛剛不想要看... 我現在很down<br />
    <br />
    不錯 羨慕那細膩的感情 唉
  • 花小漪。
  • 唔..該怎麼安慰你呢-口-<br />
    「去找個男人吧!」←我知道很欠揍QQ<br />
    <br />
    這篇文的確甜死人不嚐命=口=<br />
    我寫的時候嘴巴笑的快裂開了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