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櫻花正盛開著。



















傳說,有幸能看見冬季第一道晨曦灑下櫻瓣的人,將獲得整年的幸福。



















隨風,櫻瓣毫不眷戀枝頭,一個兒勁地飄向雪地,有些,更慵懶地落在那髮金穗的肩上。平常連衣物都不曾染塵的他,這些櫻花是放肆了些。




他撥去了些肩頭上的花瓣,無奈,這些不懂眷戀的櫻花,落下,就像春雨,綿綿不絕卻沾衣不濕。索性,他抬頭,讓這場雨沐浴著自己,一場充斥淡香的雨。




他不是為了能夠實現幸福而來,這種虛幻的傳說有點扯淡,有點…過美的可笑。他只是想看看晨間的櫻花,因為某隻小鹿提到櫻花時,總是手足舞蹈著,那種可愛的模樣,彷彿得到了天大的幸福。或許,櫻花真的美的能令人感到幸福吧。












雙手伸出,他捧住了些粉片,靜靜的欣賞那精緻的瓣型。










「看起來就像是小傢伙的蹄呢。」微笑著,他認為小鹿肯定不知道「幸福」原來就在牠的手中。說不定下次興致一來,只要把小鹿的手上些粉色顏料,就能賞櫻了呢。







「哦?原來你一大早就跑來這啊。」無預警地,後方有人摟住了那正沐浴著花雨的金穗。這樣的舉動著時讓他吃了一驚,手上捧著的粉片也墜落地面。




他轉頭瞇起了眼,推開摟著自己的那雙小麥色的手,告訴對方已經打擾了自己的興致。然後逕自往櫻花樹走去,丟下麥色大手的主人。












「唉,我又做錯了什麼。」抓了抓頭,劍士實在不懂怎麼跟眼前的男人相處。明明昨天摟著他賞月的時候,是高興的呀。怎麼著這會兒換了賞花,態度可以差這麼多。這廚師果然很難捉摸。




只是,劍士除了高超的劍術,他那樣固執的堅持可也讓人刮目相看。他走向前,再度用雙手圈住了那剛掙脫的金穗。只不過這次施了點力,好讓懷中的人兒不能輕易逃脫。




理所當然的,劍士又換了個白眼回來。只是那可怕的固執讓他毫不在意這樣的眼神,逕自將頭埋入金穗的肩上,沒有顧忌的偷了一大口金穗身上的香氣。






「很香。跟平常的香味不太一樣。」不顧他的反抗,只是說了句話。廚師卻停止了動作,有些疑惑的看著劍士。



「哪個好聞?」沒有避諱的說出,他就是想知道,染上粉片的自己多了什麼。



「都好。只不過現在多了點幸福的味道。」



「呿,幸福哪來味道。」生了點氣,他直覺這男人只是敷衍自己。



「當然有,你做出的菜,每種味道都是幸福。」無視反駁,直率的告訴懷中這個多疑的廚師。



「那你告訴我,憑什麼沾上了這些花就多了幸福的味道。」或許是被劍士的回答給開了心,金穗的嘴角竟抹上了點弧度。



「說說看,你看這些花的時候,想到了誰。」



「小傢伙呀。」



「那就對啦。難道牠不是我們的幸福嗎?」












金穗還想說些什麼,只是唇瓣早已覆上了另一只溫柔。粉紅色的花雨中,透了些天空剛翻出魚肚白的晨曦。櫻花很美,但此刻多了對相擁的人兒,更炫目。









也或許,這傳說,也不全是過美的扯淡,至少現在實現了,不是嗎?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