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y … 。
我決定重拾那鈍的已經不能再鈍的筆尖,寫我最喜歡的文字…。
>結婚吧… 讓我溶化的男人








「喂。憑什麼要我穿婚紗啊!?」打死我也不要穿這種拖的長的要死,活像一條白色尾巴的禮服!


「說什麼話?你不穿,誰穿啊!」靠!這是什麼霸道的語氣啊。我肯定是燒壞了腦子才答應這個死綠藻的求婚。再不然,他那天在飛機上的溫柔一定都是假象而已!




我發狠的直瞪著他,把他剛拎來的婚紗隨便往旁邊扔,然後轉身走向一旁的沙發坐下。「哼!」我要讓他知道,我死也不會屈服!



「你…!」死綠藻還敢跟我發脾氣。我?我怎樣了?你的一舉一動可是讓我從面前的鏡子裡看的一清二楚。別以為擺出一副臭臉然後背對著我,就能跟我對峙。








我承認因為我們這樣的賭氣造成了婚紗店裡頭那些美麗的少女們不知如何是好,讓我有些愧疚,不過這株死綠藻已經讓我生氣到忘了要愛護那些少女了。至於那些剛進店裡的客人大概會以為我們在搞什麼三角戀,然後因為女生的婚紗而意見不合吧?反正在這洋鬼子的世界裡可是見怪不怪。









「那…那個… 如果婚紗不滿意,先…先看男生的禮服好嗎?」看的出來這位小姐努力的想要打破沉默。她不敢接近我的樣子,反而站在綠藻旁邊。大概是因為我剛剛摔了婚紗吧,否則正常來說,就外表來看,綠藻的死臭臉才敢靠近啊?




「噢。」媽的!又說禮服給他穿了嗎?這樣我不是就真的要穿長尾巴婚紗了!?我的怒意全寫在臉上,大概連白痴都能知道我快殺人了。可惜白痴綠藻看都沒看我一眼,就跑去挑禮服了…












「喂…就說了我肯定在哪見過他們!」循著聲音看過去,小姐們正拿著雜誌興高采烈的比對著。嗯…那是上個禮拜採訪我們的雜誌。我看這下子等綠藻出來,整間店都要瘋狂了。







「啊~~!!」唉…想也不用想,綠藻大概西裝筆挺的從更衣室出來了吧。果然是驚聲尖叫連綿不絕,只是,也叫太久了吧?這些…女人難道肺活量好到不用換氣嗎?我回頭往綠藻的方向看去,很好!我倒吸了一口氣,然後不顧形象的大吼著。






「給我滾進去!」真搞不清楚他沒穿好衣服走出來幹麻,光著上身難怪那些女生教的聲嘶力竭,連內臟都要叫出來一樣。想到這,我自動多補了綠藻一腳,然後推他進更衣室。正要摔上門時,卻被拉了進去。




「幹麻踢我?」我後悔剛剛那腳怎麼沒讓他吃痛,現在還有力氣問我這種白痴都懂得回答的問題。


「你想引起店外的人也圍觀嗎?」我發誓!如果他再問剛剛那種智障問題,我一定悔婚!


「我要問你穿哪件比較好啊。」我的天啊,沒有人會為了這個理由在婚紗店裡光著上身吧?這裡還有一堆女人耶…就算平常走秀走習慣了,也不應該在這種非工作場合裸露吧…至少只能在我面前…


「那幹麻把我拉進來!」雖然免除了店外圍觀人潮是很好,但不是我在說,兩個男人一起進婚紗店挑禮服已經很奇怪,現在還一起進了更衣室…外面那些女人肯定認為裡頭正上演著激情斷背山吧。


「要是我又出去問你,你又會跟我耍脾氣吧?」嗯…這倒是真的,要是他再跑出來,說不定那些女人都要撲上來了。


「你會怕我生氣的話,那你剛剛還理都不理我?」


「我不是怕你生氣,是怕你…」


「怕我什麼啊!」一下說怕我生氣,一下又說不是,到底安什麼心啊!




「怕… 悔婚啦。」他用力的抓了抓那頭,我很明白,這是他害羞的一貫動作。


「哈哈哈…」身為男人的我當然懂得男人也有害羞的時候,可是他是綠藻耶!他可是那個伸展台上永遠臭臉的男人耶!雖然許多女人覺得這樣才是最有魅力,不過現在臉紅害羞的他,我想也不輸給他在伸展台上的魅力吧?


「吵死了…到底哪一套啦!」唔…看來他對我真的很容忍,真的很怕我生氣的樣子。否則這樣玩笑的挑釁在平常早就一拳下去,更衣室也變成戰場,拼個你死我活了。


「白色的那套啦。」我瞄了一下他拿的幾套,選了個顏色給他。至於款式是不用我操心了,他模特兒也不是當假的。















我打開門,想出去透個氣,卻沒想到剛剛那群女人全貼在更衣室的門上偷聽。








「啊!對…對不起。請…請問決定要哪一套了嗎?」一見到我開了門,所有女人全以跑百米的速度回到了原本的工作崗位,只留了原先想極力打破沉默的店員。


「等他出來吧。他現在應該在試白色的那一套。」本來是想好好罵罵這群愛八卦的女人的,可惜我的紳士基因作祟,只能無奈的嘆口氣了。



















話才剛說完,更衣室的門就開了。我也著實體驗到店裡所有人的摯熱眼光。








「怎麼樣?」笨索隆低頭拉了拉衣擺跟袖口,才抬頭看我,也沒忘了露出個足以殺光所有相機的笑容。



「很…很不錯呀!」這句話本來是我要說的,不過已經被那個「打破沉默」小姐給搶走了。


或許是忌妒心作祟,我竟然吃起了醋,眼睛就直盯著那個小姐。或許我一輩子也沒想過我這樣的男人也會為了綠藻吃醋吧,更何況對方是個女人…










「寶貝,怎麼樣?」


「啊?嗯…很好呀。可是我選的耶!」我回神了,默想著我剛剛是不是失了態。似乎就連現在這句話都說的有點像女人的嬌嗔…。然後我突然發現,那個笨綠藻是摟著我說話的。難道他就不怕被亂謅什麼文章出來嗎?雖然事實也是這樣啦…



「那…你呢?穿婚紗好嗎?」這會兒他變成在我耳邊輕聲著。


「喂!為什麼是我?」我實在很不想拖著尾巴啊!


「我穿…能看嗎?」


「不能!」綠藻問的吞吐,我倒答的爽快。


「好吧…我穿就是了。」想一想也是,死索隆穿上婚紗會是什麼樣子,我想也不敢想。完全沒有任何陰柔感的他要是真的穿上了婚紗,我想我的婚禮或是婚紗照都將成為永遠的笑柄,甚至還有可能在網路上流傳吧…。種種考量之下,我才真的屈服了。








然後我彷彿看到店裡所有的人都投以熱切而期盼的眼光給我。我又覺得,我又他媽的答應錯了。俗話說的好,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但曾幾何時,大丈夫也淪落到要扮女人了…









我抓起那件被我丟在地上的婚紗,心不甘情不願的走進了更衣室中,開始和這件長尾巴衣服奮鬥。噢,顯然我的胸前是少了什麼,其他的倒是很合身。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我只能扯出一點乾笑了。














「寶貝,還沒好嗎?」看來綠藻是受不了外面那群女人了。可是我實在沒什麼勇氣踏出去…誰知道從此以後,路人會怎麼看我。


「笨蛋圈圈眉,出不出來啊!」靠,你不知道我在裡面有多掙扎嗎!我肯定要踢爛的他嘴。於是我顧不了什麼別人的眼光了,推開門,抬腿就要對準死綠藻。


「王八蛋綠藻頭,講夠了沒啊!」




只不過,很不幸的,我現在穿的禮服並不適合抬腿,而我也因為絆到了厚重的裙擺開始重心不穩的往後跌。


「笨蛋!」就在我快跌個四腳朝天,明天影劇版繽紛的時候,一雙厚實的手臂穩穩的摟住了我。不用懷疑是誰,敢這樣罵我的也只有綠藻,再說,看到自己的寶貝就要鬧出笑話,沒理由只做壁上觀吧?





我還想反駁些什麼,畢竟我也是因為他才會被這種長尾巴禮服給絆倒,只是店內的尖叫聲和歡叫聲並不容許。


























「你很美,我所認定的新娘。」











這是在我跌倒之後,唯一聽到的完整句子。雖然可能還有些什麼其他的話,但是被抱著轉圈的我,頭暈的也幸福的聽不見任何多餘的聲音,當然,除了彼此的笑聲。



唔..
大學指考+換電腦成了我無限拖稿的理由Orz
也因為這樣
我連怎麼貼文都快忘了-口-
排版也是在貼了之後才想起..
貼文的命運多桀Orz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玲~
  • 等待了好久, 漪 終於又發文了~(好感動)<br />
    看 漪 的文,總讓人覺得索香真的好幸福!<br />
    玲 雖然不會寫文,但也看過許多的文章,<br />
    漪 筆下的文章風格,一直是 玲 最喜歡的,<br />
    現在有很多的大大,都很少再寫索香文了,<br />
    玲 希望 漪 能持續的爲索香的愛發光發熱,<br />
    而 玲 也會持續的爲 漪 加油的!!! ..^_^..<br />
  • 漪的索香文 文筆真的寫的很好 是我最喜歡的文筆之一<br />
    還有裡面索香的個性 也是形容的很寫實<br />
    希望你可以繼續寫出令我們感動的文章 
  • 丹羽漪
  • 怎麼說呢..<br />
    我總是任性的把自己的想法加在索隆跟香吉士身上._.<br />
    但是除了這些最原始的任性之外<br />
    我讓這些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變得理所當然<br />
    用他們可能出現的反應以及表情<br />
    &#039;<br />
    也就是._.<br />
    當我在寫每個句子的時候<br />
    腦海裡面是浮現出一整幅景象的<br />
    當然<br />
    在寫下這些句子的時候<br />
    我的心情也都會跟著他們所起伏<br />
    &#039;<br />
    我寫下的句子都曾經感動過我自己<br />
    希望他們也能帶給你們什麼._.<br />
    &#039;<br />
    最後<br />
    索×香是無敵的!
  • 颯子
  • 小漪姊的文真的很棒!<br />
    恰似夫妻爭吵般的對話<br />
    卻蘊藏了滿滿了幸福<br />
    希望你能繼續為索香努力<br />
    我也會支持你︿︿<br />
  • 丹羽漪
  • 哈哈<br />
    其實我有在寫肥皂劇的感覺XD
  • ~玲~
  • 漪 所加諸在索香身上的任性想法,<br />
    卻是能讓索香幸福的,不是嗎^_^<br />
    當我在看 漪 寫的文時,腦海裡也描繪出同樣的情景,<br />
    就好像這所有的一切是那麼的自然,那麼的理所當然。<br />
    <br />
    漪 的句子不但感動了妳自己,同時也讓我們感動不已,<br />
    妳爲索香寫下的故事,已經令我們深深著迷 。..^_^..<br />
    <br />
    就算是 漪 所說的肥皂劇,也已經深入我們的心,漪 加油!<br />
    希望我們的回應能讓你有動力,再一次的爲索香寫下屬於他們的故事!
  • 丹羽漪
  • 呵呵<br />
    謝謝玲呢XD<br />
    有了讀者的鼓勵 當然會是所有發文者的信心來源<br />
    就算漪寫的是肥皂劇<br />
    但是索香小夫妻甜蜜就好呢ˇ<br />
    我寫的都是我喜歡的東西<br />
    你們也喜歡就好了^^
  • 丹羽漪
  • 『 寧欣大評語 』<br />
    <br />
    唔,基本上外國是不會這樣反應激烈的吧↑|||... <br />
    不過兩個男的真要結婚,也是不好找教堂的。(畢竟基督教嘛) <br />
    <br />
    當然同人文例外阿...(謎笑 <br />
    <br />
    很久沒有看見漪的蹤跡了,大概三分之一個年頭了?不過這並不會影響到對漪<br />
    文字的印象阿,看了兩三遍這篇甜蜜蜜的文,很快就將整個屬於漪那種淡雅的<br />
    風格重新記起了(笑 <br />
    <br />
    婚紗,穿在身為模特兒的香香身上一定很合適的阿(想像),不過他本人似乎很<br />
    care那個長尾巴呢?(笑倒)兩個傢伙...你們在更衣室想做啥阿? <br />
    <br />
    (外面有好多腐女...抖 囧|||) <br />
    <br />
    <br />
    看見漪回來的感覺真的很棒阿,睽違已久了...(抱)希望漪繼續努力不懈的寫下<br />
    去,相信很多人都在等待漪發表的新作品阿──
  • ☆型布丁
  • 加油唷~<br />
    <br />
    我一直很期待大大的文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