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y … 。
我決定重拾那鈍的已經不能再鈍的筆尖,寫我最喜歡的文字…。
似乎有很久的時間,都不曾好好休息過。

跟女人的孽緣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擺脫。






他從小夢想著四周都是藍色,那個是大海的顏色。




他喜歡海,因為似乎所有東西都將被接納,就算是他已經殘破不堪的心。




任何的虛偽只是拿來掩飾自己的缺陷,他裝紳士、玩世不恭,不過是要讓自己看起來隨便。
























他不希望有人看透自己的空虛。 








選擇踏進那家酒吧,因為名字。


希望那家店給什麼奇蹟,希望那家店容納他的一切。


卻沒想到,女人還是一樣纏住他,他也習慣性的應付著每個女人。



直到索隆出現,一句句話都戳破他,看透他卑微的靈魂。


他開始希望索隆了解他,給他什麼… 
























那個叫愛的東西。 

















他想他,現在,恨不得見到他… 



















忙了一整天,似乎很久沒有這樣好好做完一件事情了,特別是不太干他的事。


不懂為什麼自己會為一個人那麼不遺餘力,不懂。


一向憑著直覺做事情,或許這是他潛意識裡告訴自己該做的事。





綠色,只不過是因為頭髮跟別人不一樣,他開始喜歡這樣的與眾不同。 






或許這樣的與眾不同,除了頭髮、眼睛,還有能夠了解那個叫香吉士的男人也是其中之一。



不知道是因為女人太過膚淺,還是他太過敏銳。



總是能清楚香吉士想的是什麼。從來不曾刻意,都是一切自然到不能再自然。



















彷彿這是種… 定律。 





















他想他,現在,有點想見他… 































開了門,走到隔壁的房門前,卻嗚咽起來。 












>有一種感覺總在失眠時,才承認是相思。 












望著的門,開了… 












「你…怎麼站在這裡哭…」索隆一開門就看到香吉士在門前流淚。摸不著頭緒,只能詢問。他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讓香吉士可以在他自己的門前哭。特別這是個男人。


『…』 








「算了。」詢問得不到答案。索隆選擇放棄,或許給些安慰會有點效用。 









索隆將香吉士抱起,就像王子呵護著公主,讓他坐在自己的床邊。 



輕輕的將他皺起的眉揉開,一手撫著他的臉。 






他沒有安慰過人,只能用自己認為最輕柔的方式來對待這個哭泣的男人。



















儘管可能看起來愚蠢到了極點。 










「別哭了好嗎?」 





暗紅色的眼睛對上那雙湛藍,將臉湊了上,情不自禁嗎?




















不知道…但他的確吻上了香吉士的唇。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舉動。





他吻的是個男人… 還是說他始終把香吉士當成公主?

























不知道。但他很清楚,這個吻花了全部的感情。






那是愛嗎?那種突然湧上的激動。

























這個男人需要愛,需要了解,這是當他吻上香吉士後唯一的想法。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玲~
  • 嗚~香吉士哭了,讓我也好想哭,<br />
    安慰香吉士的索隆真的好溫柔喔!!<br />
    <br />
    漪 的大學生活不知道是否忙碌,<br />
    只想讓妳知道,我們都很期待妳的文,<br />
    卡文我們可以等,但~請 漪 一定要堅持下去,<br />
    永遠爲索香的愛發揚光大啊!~~~~~~(吶喊)<br />
  • 颯子
  • 用對待公主方式對待小香的索隆好體貼<br />
    不過這集香真的很脆弱…<br />
    壓力累積太久?
  • gary200283
  • 終於出啦~<br />
    <br />
    大大辛苦啦
  • 漪
  • 角色設定上..<br />
    他是個脆弱的男人XD<br />
    <br />
    好吧..不可否認的是<br />
    夜曲的人物style跟尾田的有差距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