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y … 。
我決定重拾那鈍的已經不能再鈍的筆尖,寫我最喜歡的文字…。

若不是走到路的盡頭…








「三點…。」點了枝菸,微微斜射進的月光,原本濃墨般漆黑的房裡除了那點火光,暈起了淡淡的光,而金穗色的髮被月光反射的發亮。





約的是三點沒錯,但現在是凌晨。







揉了揉自己因為失眠而緊鎖的眉頭。是啊,今天總算能好好為這二十年來的惡夢做個了結。





「那麼,今天失眠的帳就不添進去好了。」對著微亮卻依然漆黑的四周丟出了這句,似乎有點調侃自己的意味。













其實…,也會有點寂寞…。畢竟那是個陪伴了自己將近二十年,無數個夜晚的男人。







「媽的!等他出現肯定要好好揍那綠藻頭一頓。」吼出了這句話,刻意甩開這種女人的懦弱想法,那只是因為失眠而造成的錯亂思考,對!






菸灰掉落,用慣的菸灰缸已經毫無空隙。地毯蒙上了一小塊灰,這是平時注重外表,不容許自己身上有任何一絲髒亂的他,絕對不會犯的錯。








「…算了。」再多想這些也沒用。







「…」如果好好的睡,現在的我應該正在跟那個金色頭髮的男人訣別吧?要不是每天都要死一次,或是那種痛得要死的感覺不會出現的話,做這夢二十年,甚至三十年,我是不在意的。但可惜這種像虛擬實境的怪夢,連背上那道傷口的撕裂感都不馬虎的真實呈現。











夢了二十年,老子的壽應該折了不少。








「那女人說的是三點…。」抓了原本擺放在桌上的時鐘,四點,再隨意的丟在床上。用力的抓了抓那頭天生的綠髮,無可奈何。






是想會一會那金色頭髮、湛藍雙眼的男人在今晚的,畢竟自己約的人,要是哪天路上遇到到卻認不出來也很怪。但或許是失眠,或許是期待,那雙暗紅色的眼始終沒有闔起的意願。








「算了…。」往陽台走去,等待黎明的到來。望著那微微暈黃的月色,代替今夜無法夢見的金穗。







凌晨,做了個夢。夢中的我似乎與他倆十分熟識。











「小羅賓~你的咖啡來了~」那金髮捲眉的男人臉上帶著誇張的愛心眼,就這樣轉著圈將咖啡遞到我面前。



「喂,死圈圈眉別擋路!」綠髮武士也突然出現,站在那金髮捲眉男人的面前。




然後,他們就在我面前吵了起來。刀光劍影、拳打腳踢的,活像對歡喜冤家。而我就像是看著稀鬆平常的小事一樣,笑著看著他們。



而旁邊似乎還有些加油歡呼聲,也有個稚氣的聲音喊著『別再打了啦』,一副快哭的模樣。甚至有個女人的聲音吆喝大家下注看誰會獲勝。














兩點三十分,離與我約定的時間還有三十分鐘。





兩個人雖然不認識,但出奇的有默契,提早出現在平時守候的地點。






就在這看著他們相遇似乎也不錯。







也不知道是第幾次盯著錶了,金穗般髮色的男子似乎十分焦躁但卻故做鎮定。一手拿著的香菸也因為這樣不大自然的焦躁晃動而不斷落下菸灰。










「Shit!」暗罵了一聲,順著疼痛的位置望去,原來是讓落下的菸灰給燙傷了手。




「2:50…」皺著眉,將落在手上的菸灰輕拍掉,也同時注意到了錶上的訊息。






剩下十分鐘了,到底自己是在煩躁些什麼男子自己也不知道。而提早來是想多點機會看看是否能好運遇到那夢裡的綠藻頭武士,還是基於紳士禮儀與女性約會應該如此…。





「一定是後者!」連忙否定自己腦袋內想法的結果竟是引起路人注意而投注揣測眼光的高分貝自言自語。



尷尬的對投射來的眼光擠了點笑。











總覺得只要是扯上那綠腦袋傢伙就讓自己情緒起伏比華爾街的數據來得大,平常的紳士氣質、理智好像全斷了線,還燒得精光…。









「到底是救命恩人還是剋星啊…?」










…。











該不會是喚他綠藻,所以遭來的報應吧…?







「媽的。」用力的敲了下金穗下的腦袋,什麼神神鬼鬼的他才不信!雖然自己顯然是個『前世的夢』的信仰者…。





嘿,至少綠藻現在一定還在這世界上的對吧,那不會是什麼報應了。








『綠藻、綠藻、綠藻、綠藻、綠藻、綠藻…』,一副要否定報應說而論證自己的論調一樣,硬是在心中默唸了十次。







「嘿,得證。」什麼也沒發生,那綠藻肯定還活得很好對吧!又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鬼,畢竟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肯定是活蹦亂跳的活在哪吧。








微笑的轉了轉手腕,翻了錶看,2:59,而秒針正由9走到10。






是該赴那美麗而優雅的紫色女性的約了。





於是金穗慢慢地走向轉角。







一如往常的等在這條街,只是不再從早等到晚,說好三十天後就扯斷這條繫在夢與現實的羈絆。
















只是…,只是還是有著不捨,騙不了自己的,而這綠髮的男人也總是對自己誠實。於是,在赴那紫色女人的約前,提早些來等著,碰碰運氣。







「人總是我約的…。」給了自己一個理由,替自己說好三十天卻食言的現在合理的解釋。是啊,先約人的就得不厭其煩些。



嘴角上揚了下,為自己給自己找理由的行為感到好笑。用力的抓了抓綠色的髮,單耳的三個金色耳飾撞擊著而發出清脆的響聲。










為什麼赴這紫色女人的約?明白自己並不是個隨便的男人,其實更明白很少有女人敢隨意接近自己。



那女人不一樣,武士的直覺一向準確。雖然這似乎不適用於迷路方面…。




不是那女人特別出眾的漂亮,而是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而紫色…,不也跟夢裡自己不知道是胡謅還是真的那句『紫色的窗』有關聯?























或許上輩子自己除了是個武士外,還是個預言家…。









「2:59…。」腥紅色的眼看著錶瞇著,喃喃自語。







是時候該赴那紫色女人的約了,那個三點一到便走向轉角的約定。







「Shit…。」金穗低頭摀著自己的腦袋,不知道是迎頭撞上什麼,吃痛的罵了聲。


「…。」





















「你…。」腥紅的眼瞇了起來,眼前的人…。






大概是撞到了人,還是個硬梆梆的男人,金穗暗罵著,才慢慢抬起那痛暈的腦袋。







「綠藻…。」





























不管是金的還是綠的都僵直著動作,湛藍的眼對上了那暗紅的眼,彷彿就該如此,彷彿什麼也都不存在了。

















真的…,真的見到了…。









同時慶幸著,內心的情緒交雜而澎湃著,二十年的情感該如何敘說…。








或許是十秒鐘,或許是十分鐘,才有人醒轉過來,說出第一句話。

































「我叫索隆,羅羅亞索隆。」


「我是香吉士…。」









…。










「那我們該從哪裡開始…?」


「人是你約的…。」















我不會知道希望就在轉角。










天啊,天啊,天啊,連三發。
2oo7.o2.16是「紫」發文的時間,想想都快隔了兩年了…。



我還真是對不起大家=    =..


當然那也是有人還記得的情況下啦,噗。






其實,街角的隨機抽樣到此已經算是完結了。
原本就只打算寫到兩人抱頭撞在一起的景象,但要這樣結束好像又有些不捨?

雖然我沒有像文中的兩人夢什麼夢2o年…,最多只是卡文荒廢兩年,囧。


大概索隆會很慶幸自己認出了香吉士吧。



大魔王羅賓倒是一直在某個大樓上觀望著。



最後也把三個人的名字都交代清楚了呢xD




最後,其實「街角的隨機抽樣」這個標題是在國中就因為某些事情而想好了。
雖然當初完全跟寫索香文無關。

但情境是很類似的。



而本事心理學的漪,也清楚文中的等待方式,用隨機抽樣形容是不佳的。
應該是近似於方便抽樣才對。


在此跟所有讀者做個簡單的交代。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玲~
  • 好久不見^_^

    再度看到漪的文章真得很開心^_^『街角的隨機抽樣』系列已經好久沒發文了呢!
    說實話~細節的部份我都已經忘光光了,剛剛又去把這系列的文章重頭看了一便,
    赫然發現,兩年前的同一天我也在「紫」的文中留過言,自己也嚇了一跳,
    兩年前的2/16我看了「紫」,兩年後的2/16我看了「Fin」,這不是刻意安排的喔!
    我可以把它解讀為命運嗎?就像「Fin」裡的索香,命運中的安排才讓他們再次遇見彼此!
    最後~還是要請漪繼續加油囉~忙忙碌碌的生活裡,若在空閒的時間想起這兩個歡喜冤家~
    就為他們寫寫文章吧!我會繼續支持漪~以及漪筆下的索香,期待下一次的文章囉!!
  • 哈,真的好久不見。
    其實不只是「街角」,小說都很久沒寫了。
    起因於…,實在太過忙碌,囧。

    但說什麼寒假也得趕出一篇的才是,哈。



    會忘記是當然的囉,因為連我自己寫時都忘記了。
    雖然記得架構,但細節就不是很清楚。
    邊寫邊翻以前的文章,否則會出現一堆Bug呢!



    不過,這真剛好。
    大概真的是很巧很巧吧,哈。
    本來還打算2/14發文,當作情人節賀文呢。


    我還是會繼續寫這小倆口的故事的,畢竟我也十分喜歡他們。
    不管是玲,還有王道的成員,還記得我筆下曾經的他們,我就十分開心了 :)

    pungent 於 2009/02/18 15:37 回覆

  • 妞妞
  • 看到"無數個夜晚的男人"就炸了 哈哈
    小漪繼續寫啊 我等著看xD
  • 哈哈哈哈,很棒吧,每個夜晚都有男人陪。

    其實你有弟弟陪你,我還沒有哩,啊哈哈哈哈哈。

    pungent 於 2009/02/28 23: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