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y … 。
我決定重拾那鈍的已經不能再鈍的筆尖,寫我最喜歡的文字…。
『你們…看起來很幸福呢。』羅賓一貫的微笑,讀出神秘。


『今天喝什麼呀?』


「Vodka。」


『Amontillado Sherry。』兩人點了最鍾愛的酒。沒有絲毫考慮。


『喂!看來我不能不好好的說說你們了。我是Bartender耶,不是waiter,只喝純酒卻不喝調酒,乾脆請服務生幫你們倒就好。』羅賓實在看不下去。既然都是打破她定律的人,做什麼還堅持喝一樣的酒。


『你們在交往對吧?』拉著手一起出現,要是猜不出來也奇怪。而羅賓也守著當時自己的承諾,靜靜看他們發展。


『啊… 是啊。』



香吉士對羅賓的反常感到奇怪。倒是索隆似乎一句話也沒說,羅賓看了眼索隆。



『你幹麻不講話?』


「我知道妳想玩什麼把戲,推薦吧。」索隆玩著香吉士的手指,一點也不在意羅賓訓自己的話。


『好吧。果然逃不過你。』羅賓放棄讓索隆有所反應,決定直截了當的說。


『香吉士,我幫你調杯Blue Hawaii。天藍色的,很適合你。跟Amontillado一樣,淡淡的甜味。』


『至於索隆嘛… Bloody Mary怎樣?跟你的暗紅色眼睛也很配。』


「你知道我不喜歡喝調酒…」


『喂,交往也慶祝一下吧?』





>香吉士這傢伙對酒沒有很深的認識,聽到有藍色的酒就躍躍一試。尤其這女人又用“交往慶祝”來鼓吹,我看我不喝是不行了…





「隨便。」索隆還是答應了。他可不希望偎在自己身上的那隻貓用昨天那樣楚楚可憐的眼神看著自己。


『還是很溫柔嘛。』又是個神秘的微笑,若有所指。


『對了,你不是不喜歡那群女人嗎?』




羅賓比了比那群在後頭發花痴的女人們。實在想不透這兩個人明明都對那群女人反感,還特地手拉著手一起來。想當然爾,後面那群女人的表情會是怎麼樣的複雜。兩個夢寐以求的男人竟然正在交往般的親密,王子成了公主,世界八成顛倒了。




「香吉士想來。」摸了摸懷中的那頭金髮。索隆的確沒辦法抗拒任何香吉士的要求。



















羅賓調酒的技術,讓香吉士跟索隆都難以置信。就好像不只一雙手,而是…更多。



『羅賓,你…真的只有一雙手嗎?』香吉士瞪大了眼。


『是啊。』這次的微笑不帶神秘。羅賓認為這是香吉士出自真心的讚美。



「香吉士…你不會是醉了吧?問這種奇怪的問題。」就算自己也這樣覺得…但是絕對不會問這樣的問題,絕對。


『或許吧…但是真的很像呀。』偎著索隆的人兒坐直了身。湊近吧台,想要更仔細的看著。


「羅賓,我們先走了。不能再讓這小子喝下去。」香吉士八成喝醉了,早該知道調酒的後勁強。索隆決定帶香吉士回家。




『路上小心。』




是該小心呢。調酒的後勁可是比純酒強的多。羅賓又掛起神秘。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漪
  • 我說羅賓…
    危險女人香呀*狂灑花


    其實藍色夏威夷的後勁應該還ok
    因為只有混柑橘酒跟藍姆酒
    不過香吉士的酒量假設成不是太好
    就這樣吧*眾:都你在說!
  • 白白
  • 有慵懶閑適的感覺呢
    淡淡的 有種60年代的feel(不知道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不錯不錯 強鬼 而且我也努力把這幾個人名想像成是普通的人名了(←還是很努力的不想讓心中海賊的形象幻滅)

    很厲害呢 我沒辦法寫的像妳這樣
    繼續加油吧
    期待以後的新作~
  • 漪
  • 因為Azure的氣氛就是慵懶吧。大海的感覺(笑


    事實上小香跟索隆真的很配啦,當然想成其他人名我也不反對XD
    至於新作..那要等我報告跟考試結束再說了ˊ口ˋ..
  • 阿忙
  • 大大考試加油阿
    小香酒量有這麼差嗎?
    感覺便宜了索隆這顆綠藻
    讓他展現溫柔的一面阿
  • 漪
  • 噗。其實不太好吧。
    還記得威士忌山的時候,笨笨的就灌了很多酒,然後倒地XD


    最後還被娜美k,囧。
  • iemi24
  • ㄜ~血腥瑪麗.......
    這道酒我覺得……不是很好喝啊……
    1oz的伏特加OK,因為需要基酒嘛!
    但是又加了墨西哥辣椒水、梅林辣醬油、鹽巴、胡椒…
    最後是八分滿的【番茄汁】!!
    我OOXX的……
    在我就讀餐飲科之前,
    我是多麼夢寐以求血腥瑪麗的血腥啊!
    結果竟然只是一杯酸酸辣辣的番茄汁……
    真的很令我失望啊……Orz
  • 漪
  • 是啊,就只是顏色血腥。
    很適合索隆的暗紅色眼睛。

    至於酸辣,跟索隆偶爾的刻薄個性倒是有像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