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很少逼迫自己在不想睡的時間睡覺,所以總是沾在床邊就有濃濃睡意了…。
可是今天想調個作息,反而翻來覆去而久久不能入睡。


但,究竟是不是因為煩心的事情太多?
這好像又不得而知了。

但其實,你或我也都知道的吧。

一直以來,我擁有很多特別的人;一直以來,也有很多人擁有特別的我。
會在某些特別的時刻想起他、她、他們和她們;相信他、她、他們和她們也是。

如果是她或她們…
對我來說,這些情感可以很簡單的歸類為友情。
當然,有時可能是敵情。

如果是他或他們…
好像不管是對於自己或是其他人的眼光,這些情感就容易產生曖昧的定義與模糊的界線…


一般時候是沒有關係的。
自己一個人的時候,開心怎麼做就怎麼做。
但當我們心裡有個「人」的時候,好像都不一樣了。


當心裡有了個人,我們總希望去接近、在他面前表現自己所有的好,像表演一齣舞台劇。
那時的我們,心中想的、嘴巴說的全是他,好像每天都要喝水、吃飯一樣正常。
心裡面比一個人的時候更充實了,甚至好緊,然後有時情緒全不是自己的…
我們,好希望,擁有他。

而其他那些特別的人,往往也只是討論那個心裡的人的對象罷了。
不特別了,在這個人之下。



如果,我們夠幸運…
我們會真的擁有他。

他和你一樣,心裡也住著彼此。
他和你一樣,想你、念你像呼吸空氣一樣正常。

於是,像極了童話故事裡頭的結局: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但,我們早就知道了…
事情根本不可能這麼順利。


一段時間後,王子可能被其他傾城的公主所青睞;公主可能被負責護衛的騎士所吸引。
一段時間後,王子可能需要帶領士兵們保衛國土而遠征;公主可能被壞心的皇后忌妒而刁難。

當然,或者所有情況交叉發生。


好像活的越久了,很多事情都理所當然了。


我們開始覺得沒有王子公主,沒有無堅不摧的愛情。
相信這些的人,甚至比相信有外星人的還少了…


因為愛情其實好累。



有些擅於接受的一方,接受著、或許有時對他們來說是承受著另一方的愛。
黏膩的愛、煩悶的愛、窒息的愛、佔有的愛…,對他們來說。

有些擅於給予的一方,給予著、或許有時對他們來說是掏空自己而愛著對方。
無私的愛、對方至上的愛、難過的愛、沒有自信的愛…,對他們來說。



所以,真的是愛?還是早就沒有了愛…


好像,心裡不再像當初一樣充實了。
好像,那些特別的人又再特別了。
開始,心裡的那個人越來越小了…


我們一樣吃飯、一樣喝水、一樣呼吸,但不再會在這些時刻想起他們了。





有時的打擊、有時的失望、有時的難過、有時的生氣…
一直的沉澱、沉澱、沉澱、沉澱…


完美主義的我,好累。


好像,不會再那麼執著了?不會再那麼狂熱了?
因為害怕再傷心、害怕再難過了…


好像,連最基礎的根基,也都懷疑起了…


你愛我嗎?



我想,我會堅持著把最後一件想做的事情做好。
我想,等到完成的那一刻,我會知道的…

我的心還會抽痛,所以我知道的…。

pung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